追蹤
數位涅盤(Digital Nirvana)
關於部落格
數位移民與數位原住民的心情對話(Dialogue---Digital Immigrants vs. Digital Natives)
  • 639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讚嘆地下電台

當年的地下電台衝撞不合理的電波頻譜的分配制度確實產生效果,政府果然順乎民意、因應潮流開放許多中功率與小功率的電台。可是電台開放僧多粥少,申請執照並非易事,地下電台並沒有因為電台開放而絕跡。 據瞭解,現在仍有三四百家的地下電台,其中有二三百家組成一個聯誼會,互通有無、彼此奧援。相信大多數人都會質疑,地下電台怎麼會有人聽,到底誰在聽,怎麼能存活? 因為有一群老年族群,收音機曾是他們生活的伴侶,所以聽廣播節目是在回味過去、享受回憶。有一位從美國回來的朋友,回去高雄探親,看到獨居的父親滿屋子推放著成藥與健康食品,仔細端詳這些東西之後,他問父親怎麼有這麼多的藥,「電台買的。」父親冷淡的回答。「阿爸,不通喫這種無效的物件,會打歹胃腸,傷身體。」*「你是知什麼,您爸若無這藥,你今仔日甘也看會得我」*老先生生氣的訓斥兒子。他告訴兒子電台是他晚年生命的動能。 還有一位朋友的母親,她女兒遠從台北帶回內含鍺與海藻的濃縮水,要她每天早晚喝;可是老人家擔心水喝多了晚上會頻尿,因為行動不是很靈活,總認為半夜起床如廁麻煩,所以就是不喝,怎麼勸都無法說服。一個多月後這位女兒回去探視媽媽,竟然發現母親願意喝水了。問她為什麼回心轉意,她說:「萬宏講逐工攏愛飲一千C.C.的水!」*萬宏是誰?這位上年紀的母親輕鬆的回答:「阿多彼個電台的萬宏阿!」*女兒的意見不如電台的資訊有用。這位老母親還能種菜,經常在菜園整地除草時,收音機就掛在絲瓜棚上,她一邊工作一邊聽萬宏阿談天說地,聽他批評政治,接受他的養生與健康的消息,生活快樂又滿足。 早年的廣播電台雖然多為公營或黨營,但仍有半數左右屬於台語發音。因為有這些本土語言的電台,讓一些受過日本教育與識字不多的國民,可以仰賴這種媒體獲得新聞、娛樂與生活資訊。尤其一九六0年代以後電晶體收音機普及,手提收音機有點像是今日的手機,不少人帶著它,讓廣播節目陪伴他們過日子。即使民國五十一年台灣電視公司開啟電視媒體的新紀元,可是因為電視機形同奢侈品,不是每個家庭有能力擁有,加上節目又多為北京話發音,因此對這些與廣播一起成長的人,收音機仍然是他們最方便的資訊與娛樂的工具。 謝東閔先生在一九七二年開始擔任台灣省主席,六年任期中,曾經提倡客廳即工廠,讓許許多多的家庭主婦,在那個年代在家裡一邊聽著收音機,一邊為工廠代工。同一個時期,台灣正處於經濟起飛,許多中小企業的工廠,也是經常開著收音機,讓工人一邊工作一邊收聽音樂或廣播節目。收音機曾經陪伴許多家庭主婦與勞工為國家創造經濟奇蹟。 這些人生的經驗總會烙印在內心深處,如今年歲漸漸邁入老境,很多人也都已退休在家頤養天年。這時候最方便收聽的收音機成了最佳的老伴,而親切的地下電台的節目主持人成了他們的好友。他們聽一些年輕時代是禁忌的故事,聽許多最新的養生保健的信息,也聽好多好多足以勾起他們回憶的歌曲。有時還可以Call-in與主持人「答嘴鼓」(台語)。 當年的電台節目內容較為嚴謹,仍有禁忌,獨裁統治下不論傳播者或是聽眾,都必須壓抑、隱忍。如今國家民主、社會開放,電台可以肆無忌憚、百無禁忌,放言批評時政、針貶名流。聽者也可勇敢批叛公共政策與數落公眾人物。大家都可以罵總統,可以天天痛批,也可以按三餐給阿扁總統「粗飽、粗飽」(台語)。如果還不夠還可以罵黨主席,一個不夠,還可以罵盡各黨領導人! 年輕歲月是個壓抑的年代,個性必須隱忍,生活難以自由自在。如今既已步入老年歲月,社會環境威權不在,藉著地下電台可以發舒情緒、解放壓力。年輕時代不敢狂狷,如今雖然老矣卻能展現叛逆,不亦樂乎! 地下電台撫慰老人,「照顧」他們的生活,甚至豐富他們的人生,怎能不讚嘆! * 「」號內的對話係用台語語意撰寫,可能表達不夠精準,請閱讀者多多包涵。 2007/5/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