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數位涅盤(Digital Nirvana)
關於部落格
數位移民與數位原住民的心情對話(Dialogue---Digital Immigrants vs. Digital Natives)
  • 638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在佛寺過年

今年算是第一次離家過年,內人、小女與我一家三口到阿里山慈雲寺與師父圍爐。因為佛寺過午不食,晚上只用藥石,所以圍爐是在中午進行。年三十凌晨三時許就從桃園南崁的家出發,車況順暢清晨六點半左右就到達嘉義。換乘朋友的座車上山,剛過九點就安抵目的地。 進了佛寺拜見住持師父,個自將行李分別安置在男眾與女眾寮房之後,也協助常住師父們忙著準備過年。沒有到寺廟掛單暫住的感覺,倒是有份回家的心情。 因為慈雲寺每年春夏舉行淨食營,秋天則專為義工籌辦淨食活動,十年來經常有機會上山參加活動,接受佛法薰染,淨食訓練與身心調養,所以與寺裡的每位師父都幾乎有亦師亦友的交情。走進慈雲寺,不只是到家,而是身心回到安頓的處所。 午時時分香板響起,大家準備用齋。隨著眾師父排班進入齋堂,禮佛祝禱後就開始圍爐。常住師父與回寺過年的信眾共二十餘人,大家圍坐在八張長條桌合攏成的大餐桌,確實有團圓的溫馨。高雄來的師兄,特別帶來小火鍋,每個人一個。負責料理的師父與幫忙的師姊,早就將小火鍋裝滿許多健康的火鍋料。桌上還擺滿各種蔬菜與精心烹調的年菜,讓我們像自助餐式的隨時選用。 雖然自己茹素十餘年,但仍然喜歡小酌,年夜飯總是杯晃交錯,甚至杯盤狼藉,但今年安祥清靜的圍爐,少了大吃大喝反而能感受團圓的溫暖。小時候生活在貧困的農業時代,每逢過年期待的是大魚大肉的吃以及大包小包的壓歲錢,不會想到相聚的可貴。這種長年累積的習氣,讓年夜飯成了放肆腸胃的藉口,反而疏忽過年的意義。往昔在家過年,總是酒足飯飽之後,全家圍在電視機前看除夕特別節目兼守歲,常常熬到午夜過後。接著是賀正,拜拜後放完鞭炮才上床睡覺。 在佛寺過年的午齋圍爐,當然不是世俗的年夜飯,卻是另一種團圓餐。雖說出家眾過午不食,但還是在五點半的藥石時間,準備許多新鮮的有機疏果,而且中午的火鍋還在,可以自由選用。今年除夕的晚餐不是年夜飯,我們用過藥石,才六點多鐘。就如同我們平時上山參加淨食活動,飯後散步也是種功課,於是幾個人結伴沿著馬路散步到沼平車站,再走階梯經阿里山賓館,回慈雲寺。這個時候大部的人都才開始圍爐吃年夜飯,一路上都沒有遇見其他的遊客,儘管旅館都客滿了,但今晚阿里山好像特別清靜。 山上寒冷又沒有電視可看,只能早早上床擁著溫暖的棉被守歲。這一夜難得沒有醉意,可以清醒且安然的辭歲,沒有長夜漫漫的感覺,只有感謝師父慈悲,讓我們能夠在全台灣最高的佛寺過年。能在被窩裡抱著感恩與祝服的心,送走丙戌年,是難得的經驗,更是種福氣。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