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數位涅盤(Digital Nirvana)
關於部落格
數位移民與數位原住民的心情對話(Dialogue---Digital Immigrants vs. Digital Natives)
  • 638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悼念老友

週三中午我們一行三人搭日航班機飛往大阪,當地時間約四點半抵達關西國際機場。出了海關見三位前會長前來接機,熟識的吉道先生語帶哽咽表示歡迎;與兩位年輕世代的前會長打過招呼後,我們分別搭車前往旅館。 將行李安置房間後,隨即下樓搭車前往通夜式場。頌經、拈香後,與我同時擔任會長的上田先生帶我們去餐廳,參加貝塚青年會議所資深會友的歡迎會。出席這個會的大概都是擔任過會長的會員,且多年過半百或年屆花甲的中老年。在這種無常的機緣相見,雖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悅乎!但大家總是感傷、感慨老友已經永遠離我們而去。 第二天上午我們又去昨夜的式場參加十一點半的告別式,儀式較通夜式更隆重、莊嚴,有五位法師叩鐘、敲磬、擊鼓,又有三人樂隊,右邊吹笙、左邊吹笛、中間吹短笛。儀式簡單、肅穆,沒有亡者的生平告白,也沒有政治人物的特別拈香,靈前八個香爐,喪主與至親先上香,接著是一般家族,然後是企業與團體的代表依司儀唱名順序上香,最後是個人,大家靜靜的排隊上香。 前來拈香致祭者總共約有六百人,每個人都穿著黑色禮服,男的黑西裝、黑領帶,女眾黑色洋裝或套裝,幾乎沒有例外。禮堂只能容納約一百五十人,大部份站在室外排隊等候拈香;沒有喧嘩吵嚷,室內室外的弔祭者都平靜的聆聽法師唱頌佛經。讓人覺得他們來向亡靈告別,同時也是來靜觀修行。 式場佈置素雅,波狀、弧形的一遍鮮花上安置著遺像,其下就是已然安息的往生者躺著的銀色棺木。法器與 法師後面一排八個香爐分置兩邊。兩旁的牆壁,沒有任何輓聯,全部排滿樣式一致的鮮花架,上面插著獻花的團體或個人 。往生就是萬緣放下,不必對往者歌功 ,也毋需炫耀;大家來感念、感謝往生者,他的死讓我們了悟無常,他的告別式讓我們學習放下。 這位老朋友星期天下午過逝,週四舉行告別式,然後前往火葬場火化,下午四點半骨灰一罈;四天完成對人間的最後告別。過程沒有照相、也沒有錄影,全然放下、不留痕跡。 本來,星期三晚上我答應參加好友娶媳的喜宴,卻在日本貝塚參加另一個好友的御通夜。生命無常、生活多變,莫過於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