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數位涅盤(Digital Nirvana)
關於部落格
數位移民與數位原住民的心情對話(Dialogue---Digital Immigrants vs. Digital Natives)
  • 639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愛心 感恩 新生命

事事都是因緣,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十年前大女兒原預定在暑假到莫斯科學習俄文,因當時聽說俄羅斯人對中國留學生不友善,所以打消計畫.但漫長假期總要有個去處,正好我在佛光山台北道場看到美國西來大學的遊學招生簡章,就安排兩姐妹分別參加,希望他們好好利用暑假在美國旅遊學英文.這個改變讓大女兒疏遠了所學的俄文,愛上美國,也專情於一位墨西哥青年.十年愛情長跑於去年三月在洛杉磯西來大學舉行結婚典禮.如今這個家庭添丁多了一位新成員.就這個因緣讓我年初四就離開台灣來美國洛杉磯迎接新生命的到來. 雖然內人很早就在研讀”坐月子美學”之類的書,也很興奮準備到美國為女兒調理各種坐月子的事宜.我卻有等待的焦躁.一方面期待外孫平安降臨,一方面卻又擔憂女兒身心健康.來美國幾天,幾乎每天凌晨二三點就醒來,固然是時差作祟,但心有罣礙卻是主因.好在這些年的宗教信仰,學會正視負面念頭的流轉,時時保持與正能量共振,因此當負念閃進時,能夠靜觀寂照. 二十日(週六)早上陪女兒去醫院做臨盆前的產檢,醫生二話不說,請她馬上到對面的嘉惠爾醫院辦理住院手續,準備生產.看著女兒既歡喜又憂愁的表情,聽著病床邊傳來胎兒的心跳聲,又看到監測器上顯示的子宮收縮指數仍低, 心情難免忐忑,但也只能帶著些許擔憂回家等候消息 根據內人的經驗,預產期既然是二十五日,而且女兒曾與胎兒”對話”感應到二十二日孩子才會到人間報到.因此直覺認為女兒不會那麼快就生產,想放心在女兒家看電視,靜候佳音.但還是無心電視節目,就早早上床休息,可是輾轉反側睡不著.子夜電話連絡, 女兒說痛苦指數已經100但子宮開口只有3公分,也不知要多久才會生.不確定的訊息更讓人掛心,躺在床上似睡非睡的任令思緒亂闖.清晨四點就醒來,想再多睡卻無睡意,索性起床做早課,在客廳打坐,持咒與祈禱,希望一切平安.正當我在靜心祈請時,電話鈴響,內人接到女婿報喜.女兒已經在四點四十六分順利生產,母子均安. 從週六中午進醫院待產,到翌日清晨孩子出世,沒有當初預測的二十四小時以上的待產,要感謝嬰兒沒有讓媽媽折騰,也讓我這個有等待焦慮的人早日排除罣礙.掛斷電話才五點二十五分,內人已無睡意,她按照坐月子手冊開始忙著準備吃的喝的,等天亮後送到醫院.我則帶著愉悅的心情繼續每天早上的功課---一百零八次伏仰禮拜. 在台北,朋友知道我要陪內人來美國幫女兒坐月子,恭喜祝福後通常都會加一句:成”公”啊,真歡喜赫!(台語).我總是淡淡的回應:沒什麼感覺啦!總覺得女兒嫁人,她的孩子畢竟是夫家的孫子.我不喜歡像一些台灣的政治人物將外孫當作自己的金孫,完全忽視親家的地位.既然是外孫,理應尊重夫家,自應低調以對. 可是這一天作完早課,女兒生子的念頭閃現,緊接著念頭流轉:女兒生子的意義是什麼?像是靈機閃現,也仿佛當頭棒喝:新生命來臨,哪分內孫或外孫.女兒生子是生命孕育的功德圓滿.通常新生命的來臨,對一對夫妻是愛情結晶的落實.對一個家庭是成長動力的浥注,對男女雙方的家族則是生命的傳衍.我只能以感恩心迎接愛孫,怎能用分別心面對新生命? 誠如妹妹在臉書上的祝福:寶寶的來臨,讓大家都升級,很高興.不錯,我們都很高興,但升級意味著我們必須面對另一段新的生命課程,女兒要學習當母親,女婿要學習當爸爸,我也該思考我這支援角色要如何適切扮演.尤其女婿援用墨西哥傳統文化為孩子命名為:Constantine Alberto Segura Huang,讓孩子同時擁有父母的姓.讓我對這外孫多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也好像多一份責任. 看著新生命的出現,會想起兩個女兒的出生與成長,而且會有愧疚.當時,我尚年輕,加上為事業奔波,對生命的認知也不曾用心,因此沒有感受女兒出生的意義,也沒有隨著她們的成長認真體會生命.如今陪著外孫從醫院回家,不只是高興,還有份濃烈的感恩.謝謝女兒辛苦懷胎十月,又疼痛十餘小時,生下了愛的結晶;今後還得辛苦養育小孩.也要感謝女婿對女兒的呵護以及讓孩子擁有雙姓,同時要拜託他,繼續愛護老婆,共同教養孩子.更要感恩外孫,他的出生讓我重啟學習與認知生命之門. 後記:女兒生產的醫院:加州洛杉磯嘉惠爾醫院 生產日期/時間:2010年2月21日早上四時四十六分 接生者:詹久松醫師 2010/2/2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