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數位涅盤(Digital Nirvana)
關於部落格
數位移民與數位原住民的心情對話(Dialogue---Digital Immigrants vs. Digital Natives)
  • 638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心臟復健」

十幾年前練氣功、斷食、慢跑、游泳、打坐參禪,用心養身的結果,讓我曾停藥了六年左右。後來轉換人生跑道,生活形態改變,高血壓又悄然臨身,還帶來「伴手禮」---心律不整。我曾認命遵醫囑咐,乖乖服用控制高血壓的藥物。除了用藥,我仍然認真的運動;我給自己擬訂一項「健康促進方案」,每天用心執行,因此血壓用藥可以減量。 最近兩年因為接觸藏密佛教,學會一些氣功,諸如:寶瓶氣、伏仰禮拜等,認真學習的結果,對身體改善相當顯著。曾經一方面每天練習數個瑜伽動作、四百次俯仰禮拜,一方面服用機能飲料,因此高血壓的控制藥物停用了三個多月。正慶幸可以擺脫血壓失衡的困擾,沒想到自己想用情欲斷情欲的如意算盤,竟然失算,整個人陷入情欲的泥淖,生活壓力陡升,血壓自然跟著高升,心律也隨之亂舞。這時候可能亂了分寸,過去曾經服用的藥,竟然無法全然控制血壓,尤其是心律不整。如果只是偶而心跳不規則,其實都已習慣而不害怕;要命的是有時心跳微弱到似乎就要停止不動,發生的時間通常在午夜,真會嚇死人。2005年曾經因為主持新聞局創意影音人才培訓計畫,遭到一些學員用電子郵件攻訐,產生極大的困擾與壓力,曾經因此發病差點命喪歐洲,那時候症狀就是心臟幾乎快停擺似的。好在有過這次經驗,雖有些罣礙,但沒有太大的恐懼或驚嚇。 如果害怕可能非急診就醫不可,但我找一位養生專家,他曾經學過自然醫學與同類療法,又曾在美國進修了三年的漢醫,並取得執照,這些年儼然是我的養生顧問。早在二、三年前他就要幫我調理臟腑,解決高血壓的問題,但人往往不見棺材不落淚,當時覺得自己正在力行運動養生與修行,應該可以獲得改善。就因為自己只知練身,忽略修心,因此身體的健康經常起起落落,老是時好時壞。已過花甲之年,再不把握時機調理身心,下次再患恐怕就沒有這麼便宜了! 今年一月十四日上午內人回嘉義娘家探視岳母,我起床前盜汗又心悸,九點多鐘我的心律開始亂了步調,很想好好躺著休息,可是又覺得沒什麼問題,還是開車出門訪友。這一天平安無事過了,但到了晚上吃過飯與內人坐在客廳看電視,心律似乎有惡化傾向,於是帶著一點恐慌,請內人打電話向我的養生顧問求救。或許是因緣和合,一向都在中南部幫人調理身心的他,難得在家照顧父親。因此一個鐘頭左右他就到達舍下。 這位養生專家胸有成竹,不用把脈就幫我在手臂經絡輕柔按摩,然後在手掌的手刀處,抓到一條筋緩緩的搓揉。他十點多來,按摩結束都快十二點,他又叫我坐在椅子上,教我右手結金剛印,伸出左手打開手掌,他右手姆指按著我的掌心,然後要我閉著眼睛。接著他引導我進入光輪中,並口中持咒,讓我的身體很快進入鬆靜狀態。一個多小時的按摩調理,加上近半個鐘頭的放鬆,我帶著比較安定的心上床。 自己很清楚,只要壓力上身,心臟就會出狀況。年輕時的身體足以抗壓,但現在不只年齡增長,根本已漸漸邁入老境,身體彷彿也少了抗壓性。因此如果要解決血壓與心臟的問題,顯然身心都得同時調理。第二天我的養生顧問於下午三點半左右就來了,這次先要我放鬆坐好,然後像前一個晚上一樣,一方面從我左手心導氣,一方面教我觀想,很快就進入深沉的鬆靜之中。這一坐大約一個半鐘頭,在鬆弛坐定時,顧問與他的夫人除了持續持咒,還到到廚房熬藥,等我回復常態時,他們先讓我喝一杯初乳,然後是藥茶一碗。 初乳是補充營養,藥茶就當水喝,隔一天顧問又來「複診」,同時帶來一鍋的肉皮湯。這鍋慢火燉煮十二小時的湯,是調養期間的晚餐。有時燉煮鯉魚湯,大概每週或十天互換一次,一個月左右改吃豬肝湯三或五天。這樣的調理連續二十天後,早晚再各加一包「攜鈣素」(Calmodulin)。 這種「七分養三分治」的療法,連續進行五十餘天後,因為大女兒在美國結婚,我與親戚一行十一人前往美國一個禮拜,在洛杉磯為她主持婚禮,所以療程稍微更動。回國後繼續服用藥茶與肉皮湯、鯉魚湯或豬肝湯,一直到四月七日。翌日與顧問連袂上阿里山慈雲寺,他繼續以密宗長壽罐為我拔罐調理,每兩天一次,前後九次,最後一次在家中完成。到阿里山慈雲寺主要是去當「淨食營」的義工,每天吃有機水果與芽菜等乾淨食物,也算是一種調理身心的過程。下山後身體漸漸康復,晚上就不再限制只能吃流質食物。也從此不需再麻煩內人四五天就要辛苦燉煮十二小時的湯汁。 這種「調脾胃治心臟」的方法,還包括心靈安撫,我稱之為「全身療癒」(Whole body therapy)。其實也不只是治療脾臟與胃,中藥藥茶隨症狀病情,約一二個理拜更換新藥一次,初期是調脾胃,但後來改調腎臟。 這項療癒過程從發病到七月三十一日,歷時一百八十八天,共調脾胃兩輪。我沒有好好躺在床上像病人一樣的調養,還曾經帶著初乳與藥茶參加喜宴,也曾經宴客用藥茶陪朋友喝酒,更曾在同學會餐過程幾乎不支,匆匆離席返家。過程艱辛有風險,但要謝謝顧問辛苦治療兼呵護,患病初期,經常在早上來電話探問病情,還安排參加靜心活動,除了阿里山慈雲寺,他也安排上中台山打禪七。也要謝謝內人熬藥、燉湯與照顧,也要謝謝上師與觀龍谷金剛叢林道場的師兄弟的祝福,讓我能夠不再依賴藥物控制高血壓與心律不整。 我知道病危暫時解除,病情似乎痊癒,但如果心扉未開,健康之路依然漫漫,我還必需戒慎恐懼面對今後的人生。 2009/8/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