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數位涅盤(Digital Nirvana)
關於部落格
數位移民與數位原住民的心情對話(Dialogue---Digital Immigrants vs. Digital Natives)
  • 639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看不見新娘的婚禮

阿拉伯傳統婚禮確實超乎想像,習慣性的思維讓我自然的想要在婚禮中,欣賞新娘的美麗風貌。尤其千里迢迢奔波而來,更想一睹阿拉伯女郎的容顏。沒想到走進禮堂,卻是清一色的男人聚會,見不到一位女性,當然也無法看到新娘面目。 婚禮的會場設在Inter-Continental觀光旅館的宴會廳,正方形的會場三面排成U字形的座位,第一排沙發椅後面三排為一般座椅,正前方沒有座椅,是主婚人與至親陪同新郎站立之處。據了解,這場婚禮宴請五百位賓客,除了長輩長官坐在前排沙發,其餘有的坐有的站。寬闊的會場中央站立不少身著白袍、頭頂紅格子頭巾的當地賀客,不曾見過的場面,讓手上的數位相機不自主的猛按快門。尤其看到一些小孩穿著或黑色或白色長袍,鏡頭當然不能漏失這些可愛的身影。 這場婚禮除了見不到穿白色婚紗禮服的新娘,也沒有長輩證婚,也沒有來賓賀詞,當然主婚人的謝詞也省了。唯一像儀式的是新郎與其父親、叔叔與弟弟等至親,站成一排接受親友握手吻頰祝賀,因此會場中除了三五成群散立的親友外,就是排隊等候恭喜的賀客。道賀之後的賓客不論或坐或站,飯店服務人員會奉上阿拉伯咖啡或甜紅茶。 婚禮說是晚上八點開始,但賀客如流水陸續進來,我們幾位台灣與中國賀客,到達時已八點半,先在會場「東張西望」了解狀況找熟識的朋友後,也跟著人家排隊祝賀。然後也隨俗找椅子排排坐,接受阿拉伯咖啡或紅茶的招待。等所有賓客全部祝賀完畢以後,有些親友要與新郎合影留念,我們這些海外賀客也不例外,或分別或集體與新郎家族合影。 婚禮結束,大家移駕隔壁的餐廳,這時已近十點。外國與長輩賓客先引導至貴賓席,飯菜都已上桌就緒,且有專人服務。其餘的客人自由入席,享用自助餐。 一進餐廳見一長方形桌子,放著兩個銅製水壺,兩側分置一個圓形水盆,旁邊站著一位拿著水壺提供洗手服務的侍者。阿拉伯人以手抓飯,飯前用心洗手,飯後油膩的手雖已用紙擦拭,但離開餐廳前還是有洗手的服務,並且奉上燻香的服務。 結束這場清一色男性參與的婚禮已近午夜,還有許多賀客要去主人家繼續慶賀,據了解到了主人家依然見不到新娘,還是純男人的場子,而且談天說地到三四點。第二天主人的房地產經營伙伴,請我們吃晚餐,他說昨日忙到今天上午四點才上床。 難道結婚只有男人的慶祝活動,沒有女性的祝賀儀式?我們在第二天見面時好奇的問主婚人。答案是六天後在同一地點會有專屬女人的慶典,是純女人的活動。這種回教的傳統已經歷了一千多年,雖然其他阿拉伯國家已漸漸鬆散,但仍然存在沙烏地阿拉伯的社會,雖然不可思議,想必有其價值。 這場婚禮對我是極大的文化衝擊,因為那是完全超乎想像的禮俗。謝謝學長的安排,讓我今生有幸見識與感受這麼濃烈的文化差異。 後記: 1.去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與學長陳海陸先生搭機經香港飛沙烏地阿拉伯首都利雅得,於當地二十三日午夜進住旅館。二十四日晚到主人家接受傳統阿拉伯晚宴,婚禮於二十五日晚上舉行。其餘時間追隨學長拜訪顧客,晚上或中午接受不同客戶的接待。二十八日轉飛吉達,十二月一日安抵國門。回國後「忙著」生病,都快兩個月,終於在除夕夜完稿。 2.關於婚禮的照片請點閱本部落格的相簿「看不見新娘的婚禮」 2009/1/25 戊子年除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