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數位涅盤(Digital Nirvana)
關於部落格
數位移民與數位原住民的心情對話(Dialogue---Digital Immigrants vs. Digital Natives)
  • 639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原來是我造的「業」啊!

十分慶幸、萬分感恩,沒有我的組織,反而業務穩健成長。這幾年甚至都能創造高獲利目標,達到出國旅遊的標準。他們全體同仁分二批出國,我也每年榮幸受邀同遊。 最近一次旅遊,看到少數幾位幹部同仁,彷彿看到自己剛步入中年歲月的模樣,有相當深沉的感觸。不是看到他們頭頂開始染白,感嘆歲月摧人老;而是慚愧自己當年的壞榜樣,怎麼也形成了他們中年的身影? 三十年前創業時年輕氣盛,加上自己個性孤僻,整天掛著嚴肅的臉龐,鄰居的小孩看到我走近,還會嚇哭。對同仁更是不茍言笑,雖然從國際社團學了不少開會法則、溝通技巧與為人處事的方法,可是與同仁老像是兩條平行線,就是無法打成一片。莫非這種行為也會感染,為什麼出國同樂,中年幹部與年輕同仁好像不同團。看著板著一張撲克臉的同仁,讓我彷彿看到自己二十年前的模樣,更讓我看到自己造的業,唉! 日昨這公司舉行圓桌會議,邀請老董事與中青幹部,討論傳承與共識。會中又看到另一幕自己的身影,讓自己更覺罪孽深重。一樣是年屆中年的幹部,帶著圓滾滾的身材走進會場,整個人不很靈活的坐到椅子上,胖嘟嘟的臉龐卻沒有胖子慣有的微笑,只有嚴酷的嘴臉。會議進行了約半把個鐘頭,這位同仁腦袋不自覺的彎了,眼簾也自然的下垂。胖子容易疲累的現象展露無遺。這真是當年的我的完全「複製」。 二十多年前,工作煩瑣、竟日酬酢、飲食無度、生活失序。體重高達八十七公斤,腰圍三十七英吋,雖頗俱商人威儀,但就是體力不濟。常常早上到了辦公室,都得坐在椅子上打盹調息。難道不只言行會感染,連體態也會「傳承」? 這幾位資深的優秀幹部,幾乎都是從學校畢業,當完兵就應徵來公司。這些初入職場就到我公司服務的社會新鮮人,都相當純樸、乖巧,可能很自然的把我當成了他們學習或模仿的對象。這些人與我一起工作大約有十到十五年的時間,我的一言一行,好的壞的的習性他們似乎都「概括承受」。 在「傳承與共識」的會議上,慶幸公司經營後繼有人,固然欣慰,可是看到一些同仁的行為,彷彿見到自己年輕時代身影,雖然也是傳承,卻是感傷且歉疚的。他們的行為原來是我造的「業」啊! 真有「誤人子弟」的慚愧與「造業」的罪惡。我對不起這幾位同仁,也對不起他們的父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